国科大招生:不和别的学校抢状元

2017-12-15 11:51:42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莱芜哪里可以弄到机械设备发票【邓经理1371451954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在国科大,本科生在做实验。摄影/本刊记者 董结旭

  国科大招生:不和别的学校抢状元

  国科大之所以在本科招生上花大力气,就是希望能够招到在中学阶段就想成为科学家的人才。“出路的问题我不关心,我关心我们的孩子有多少会成为科学家。”

  本刊记者/霍思伊

  许立从小就听着“两弹元勋”的故事长大,他熟悉邓稼先、钱三强和朱光亚科学路上求索的每一个细节。

  高三下学期,他在一个大学招生宣传片里又看到了这些熟悉的身影,才发现这些从小听到大的大牛们,渊源都在这里。这所大学是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前身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这是2014年夏天,许立正在郑州外国语学校读高三。

  高考将近,父母为他的志愿操心。父亲赞同他选择国科大,母亲有些犹豫,她的担心是:国科大的本科培养是一张白纸,不知道会办成什么样,万一没办好怎么办?

  许立自己并不太纠结。笑起来有点羞涩的他“不想走别人走过的路”。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上大学,就是要去见一些大牛级的大师们。

  而国内的高校,几乎没有一所能像国科大一样,拥有如此多的大师。

  院士“站台”

  北京考生王萍则认为,即便国科大有很多不确定性,中科院这个招牌也足够有吸引力。“因为你如果以后想在科研界工作,不去清华、北大,可能你最好的选择就是中科院了。”

  来自江苏的谈清扬考虑得更为具体。他想学生物,在详细地调研后了解到,国内生物领域最好的资源不是在院校,而在中科院。尤其他对结构生物学感兴趣,需要纯度比较高的X光线衍射去看晶体结构,而如上海光源这样的高端的大设备,就由中科院与上海市共同出资建设。

  据了解,全国约85%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集中在中科院研究所,如正负电子对撞机、遥感飞机、神光II装置和重离子加速器等,均是中国科学研究中的“重器”。

  现在,中科院要把这些最好的资源拿出来和本科生分享。这对谈清扬非常有吸引力,他不想错过。

  国科大本科教育的目标,是培养未来的科技领军人才。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国科大校长丁仲礼表示,该校的本科教育要保持“小规模、精英化”的特色。

  分管招生的国科大副校长杨国强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相比国内其他动辄几千人的本科生招录规模,国科大本科招生的体量非常小。

  2014年,国科大首届本科生招录332名学生,2015年334名。2016、2017小规模扩招,增至近400人。

  国科大并非在全国所有省份投放招生计划。2014年,该校仅在北京、江苏、陕西、四川、浙江、山东、辽宁、河南、湖南和云南等10省市招生。2015年为11个省市,2016和2017年扩至12个省市。

  国科大党委书记邓勇表示,遴选10省市,是考虑到地域的分布、地区发达程度的分布以及东西部的分布等因素。同时也考虑了人口的规模,以及中等教育的现状。

  截至2016年底,国科大在学本科生有1058名。

  杨国强说,为了招收到与学校契合的学生,国科大动用的本科招生力量非常强。每个省的招生组都采取双组长制,由国科大的副校长或副书记,加上当地院所的所长或副所长,分别担任地方招生组的组长和副组长。

  以湖北省为例,国科大副校长杨国强担任湖北招生组组长,与之搭班的另一名组长,是中科院武汉分院的纪检书记。国科大物理学院党委书记担任副组长,另一名副组长是武汉分院的办公室主任。

  其他省份的招生力量配置与之类似。选好四名核心成员后,由他们负责邀请地方的教授或研究员参与招生。招生组人数大约在15~20人左右,一般是老中青搭配,数理化专业兼备。

  “很多中学校长,甚至当地教育局的领导对我们说,从来没见过大学的校长来招生。”杨国强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的校长、书记都去第一线,做招生宣传和科普报告。”

  杨国强说,国科大之所以在本科招生上花大力气,就是希望能够招到在中学阶段就想成为科学家的人才。国科大在招生和宣讲过程中会明确告诉学生,该校的目标就是培养未来的科学家。

  有家长问杨国强,孩子未来的出路是什么?他回答得很直白,“这个出路的问题我不关心,我关心我们的孩子有多少会成为科学家。”

  国科大招生办主任冉盈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了提高招生的针对性,除了惯常的校园招生宣讲以外,国科大也会利用讲座过后的提问环节或咨询环节,与有意向做科研的学生提前建立联系,在报志愿时提供帮助和指引。

  招生组的每位成员需要对口联络固定的几所中学,实时建立起目标招生群体的联络档案,实现精准招生。

  高考分数公布后,如果有学生不确定自己是否适合做科研,或者对某个学科存在困惑,可以联系对口的联络人进行解惑。此时,国科大招生组的优势就显现出来。

  “我们招生组的老师自己就是正教授,如果你说想做科研,有什么疑问,教授能回答得很清楚。你对化学感兴趣,我们请化学教授和你谈,你对物理感兴趣,我们请物理教授给你解惑。”

  在选取宣讲中学时,国科大也不会仅考虑各省的重点中学。据冉盈志解释,招生组会参考每年在各省录取的大概分数线,或者大概的录取比例,比如每省的前一千名,直接看成绩单,这一千名学生所在的学校都会覆盖到。

  在招生环节,国科大就开始利用它得天独厚的院士资源。

  从高考前一年的10月份开始,国科大会陆续邀请一些院士去各中学进行科普类讲座,一直持续到高三第一学期结束。每个省份大约有十场左右。

  例如,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院士齐鲁行?科学大讲堂”活动在山东开启。湛江哪里有装饰材料发票开国科大副校长吴岳良院士在山东省实验中学作了《引力波和引力本质――21世纪基础科学的革命性突破》的报告。

  在山东农业大学和泰安一中,李永舫院士分别作了《聚合物太阳能电池光伏材料最新研究进展》和《天道酬勤――我的认识和科研感悟兼谈聚合物太阳能电池》的专题报告。

  院士们的报告虽然前沿,但并不难懂。“他们会很诚恳地用直白的语言,深入浅出地把一个前沿知识讲清楚,激发学生们的兴趣。” 冉盈志说。

  据了解,一直到今年的12月底,将陆续有20名中科院院士分别走进济南、青岛、淄博、烟台、潍坊、济宁、泰安、临沂、德州、聊城等10个市的大学和高中进行科普讲座。

  冉盈志表示,国科大招生工作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多招几个学生,而是将中科院的科技资源、社会资源带进校园。

  杨国强说,他们希望聪明、成绩好的学生中,有更多人喜欢科学,至少中学阶段是这样想的,虽然四年后很难说他们会想干什么。“但如果中学阶段就完全不想学习科学,我们就会说,哪怕再高的分数,那你不要来了。”

国科大2015级本科生陈坦(左)、2014级本科生谈清扬(中)和许立在玉泉路校区实验室内交谈。摄影/本刊记者 董结旭

  个性面试

  王萍觉得自己答得还不错,她紧绷的神经有些许缓解。

  她被问到了一个问题:你最欣赏的公式是什么?她的答案是能量守恒公式,因为它简单,却蕴含无限可能。

  王萍高考前的志愿,被父母删了又填,填了又删。但她最后还是报了国科大,被顺利录取,成为国科大首届本科生之一。

  国科大首届本科生采取统招与综合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在浙江、辽宁、山东、河南、湖南、云南等6省按照普通高考方式进行招录;在北京、江苏、陕西、四川4省市,则采取“综合评价”的选拔方式。

  各省招生组可以自主决定当年的招录方式。如果选择“综合评价”,则须选出约10倍于该省综合评价选拔招生数的考生参加面试。面试资格遴选小组将依据考生的相关申请材料,综合考察高中学习成绩、特长、获奖、参加社会活动以及自我陈述等情况,进行筛选。

  综合评价成绩由考生的高考成绩、面试成绩、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三部分构成,按照7:2:1的比例加权计算得出。2015年,这一比例调整为6:3:1,适度降低了高考成绩的比重,并适用至今。

  其中,面试成绩的满分值与当地高考满分值一致。最初,面试可以通过校荐或自荐的方式进行申请。2014年规定,经中学校长推荐的考生,可直接获得面试资格。但在2015年,全部改用自荐方式报名,取消了校长推荐。不过,在数学、物理、计算机三大学科竞赛中获得省级竞赛一等奖及以上的考生,仍可直接获得面试资格。

  2017年,这一规定也被取消,调整为“鼓励在数学、物理、生物、化学、计算机五大学科竞赛中获得省级竞赛一等奖及以上的考生报考”。冉盈志指出,上述调整是为了强化考核的公平性,吸取自主招生的教训,防止有可能的暗箱操作。

  为了尽可能保证公平,在各省上报面试人数后,国科大校招办会根据各省的需求,统一邀请面试专家派往各地。

  面试官要求至少是正教授及以上的专家,很多是各院所的首席专家或院士。除了权威性以外,也会参考专家的面试经历是否丰富等其他相关经历。

  面试当天,首先由已经选定的面试组组长抽签,随机进入指定房间,随后是组员抽签,也是随机组合。面试官三人一组,抽签时通过设计保证每组的专家来自不同学科。

  随后,学生也现场抽签,进入面试房间,五人一组。面试大约持续一小时。

  江苏考生谈清扬的面试开场,与王萍不太一样。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每个人都需要回答一个类似脑筋急转弯的小问题,考察他们的现场反应能力。然后才是每人一题环节。

  谈清扬当天抽到的问题是:对科学教育而言,一个学校的老师素质更重要还是资金更重要?

  据国科大数学科学学院副院长、北京招生组副组长郭田德介绍,面试问题一般分为两类,学科类问题和普世类问题。面试官的自由度很大,既可以参考校招办提供的问题清单,也可以根据学生的情况现场随机提问。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看学生的简历发现他对数学感兴趣,或者参加过数学竞赛,就会问他一个数学问题,比如一个一元二次方程的求解。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所有高中都会学到。那么我会延伸下去,问他三次方程呢?四次方程呢?一般的求解办法如果行不通,有没有特殊的办法?”

  他表示,面试不是让学生给出一个标准答案,而是考察他们分析问题的能力,延伸拓展的能力和逻辑推理能力。即使面对一个高中没有学过的问题,面试官也会层层深入地引导学生去思考,看他现场的反应速度。

  第二类问题主要考察学生的知识面,比如人工智能、纳米科技和基因疗法等前沿科学,或雾霾等大众普遍关注的科学类话题。“看他对科研是不是真正热爱。”

  郭田德认为,作为一名未来的科学家,即使只郑州哪里有农产品发票开是个中学生,也要高度关注当代科技发展,了解各种科技前沿,而不是仅局限于本专业的知识。尤其在未来,交叉学科的重要性会继续凸显,对科研人员知识的广博度要求会越来越高。

  各省面试的细节略有差异。有时面试官也会对每个学生提出同一个问题,让他们抢答或按顺序依次回答。有些省份会有小组讨论环节。

  面试结束5天后,王萍拿到了她的成绩:709分。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单从面试分数上看,很难拉开差距。她比较了其他同学的分数,满分720分,最差的也有690分,厉害的能达到710分。因此,最后是否录取还要看高考成绩。

  自招难题

  杨国强也承认,四川省先后尝试过“综合评价”和统考两种招生方式。经过观察发现,不同招生方式区别不大,单从录取的分数上看,“综合评价”考生并没有体现出优势,“这是目前我们的痛点。”

  他表示,虽然可以采用“综合评价”招生,但主动权仍不完全在国科大,希望未来教育部能够给他们放开自招权。

  “因为我们很需要一些有天赋的孩子,不是光刻苦就行。尤其对数学和计算机这两个学科。纯数学研究没有天赋是不可能的。但这些孩子可能会偏科,总分不高,够不着我们的分数线。”

  中国科学院前沿科学与教育局副局长王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学校2014年申报招本科生时,她曾反复与教育部协商,希望获得独立的自招权。但教育部称,与自主招生相比,国科大三位一体(高考成绩、面试成绩、平时成绩)的“631模式”更加公平。

  据王颖介绍,目前,教育部已经在上海、浙江等省市的部分高校试点“综合评价”改革,未来有望在全国推广。与之相对,自2013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现自招丑闻后,教育部开始收紧自招。

  据了解,2005年至2013年间,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利用负责自招的职务之便,“照顾”学生44名,共受贿2330万余元。人大2014年自招录取因此暂停一年。

  不久后,教育部释放出信号,未来高校自主招生中将引入“进退制”。如果某些高校在自主招生中有问题,将给予类似“红黄牌”的警告,甚至暂停其自主招生的权力。

  由于“综合评价”中的面试成绩只占30%,多位受访的国科大管理层认为,自主招生的灵活性和自主性更高。

  针对国科大反映的情况,教育部建议,可以充分利用这225分(75030%)的自由度,将其分割成不同档次,分档定分。

  观念的碰撞还在继续。但杨国强指出,无论采取哪种招生方式,国科大招生的指导思想不会动摇。“我给各个招生组说,因为短期内需要社会上对我们的承认,所以尽可能要把最低的分数线往揭阳哪里有机械设备发票开上抬。但是不定分数线,由高到低录取,招到哪儿算哪儿。”

  据他介绍,每年,国科大招收的本科生水平大多位于各省的前千分之二以内,北京市低一些,为前百分之一。“都是前千分之二的孩子,谁也不比谁差。国科大只招收有志于成为科学家的孩子,不和别的学校抢状元。”

  丁仲礼曾坦言:“我们跟北大清华竞争的学生,实事求是地说,都给北大清华竞争走了。”

  他在接受采访时以某省状元为例。该学生曾参加过国科大的夏令营,称自己是国科大的铁粉,决定报考。但当他成为状元后,北大、清华纷纷提出邀请,学生开家庭会议讨论。招生组的老师很担心,希望他出面,尽量争取这个状元。

  丁仲礼笑着说:“我是没有出面。我就跟他们(招生组)说,我们不要去争状元。那些状元不会学理科的,状元一定会去学管理啊、金融啊这些专业。”

  他指出,近几年,大部分高考状元毕业后会从事金融或经管类工作,少有人继续研究数学、物理等基础学科,这与中国社会当下的功利主义有关。

  但这与国科大的理念不符。杨国强说:“学校有一个基本理念,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是根据他的兴趣爱好来学习。这是效率最高的。”

  因此,与国内其他大学不同的是,国科大各个招生专业没有分数级差,采取的是分数优先的方式,按考生高考投档成绩大排队的顺序安排专业。即使学生录取时由于分数原因没有进入自己想学的专业,仍可以在入校后重新选择专业,所有专业不设名额限制。

  据了解,2016年春季学期,在国科大就读的330名2014级本科生当中,共有85人调换专业,约占年级总人数的四分之一,转专业申请成功率为100%。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第4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刘淼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